记录那些曾走过的路
rabite0

FR masters:

<以梦为马的逃离>

 

女孩儿

西太平洋上空晴空万里,飞机刚刚穿越了赤道,逐渐从冬季到夏天又到了春天,地理的跨度让人感到在与时间逆行,返老还童一般。

 

空客A480三层上,女孩睡着了。

她披着灰色的毯子,用一条丝巾盖住了眼睛和额头。这样看上去更有一种神秘的美感。一身绿色丝质的裙子,上面隐约可见一些水彩的花儿。女孩儿睡着的时候应该是还在看书,书已经几乎合上,那只拿书的手像一页纸一样在书中间。封面是几只羊、鹅、狗、马、星光点点,小小的分布在山坡上,让人联想到阿萨瑞原野。


书名是《vita的绿裤子博物馆》


脚底下一张卡片,应该是裙子的口袋中滑落下来的,上面手写着一行字,是一个地址。

 

 

手机

“给我一部手机,苹果的就行。”

“对不起,苹果已经不生产手机了。”

“那,操作系统接近iphone的也行,不要Android。通讯录和软件都在云端,用那个可以同步出来。“

”哦哦,我逗你玩呢,苹果手机还有,只是已经不叫苹果了。现在apple只做macbook和imac 、Umac,emac电脑了。苹果手机就在几个月前,也就是2026年初被中国huawei收购了,南美现在的通讯商也被huawei垄断了现在叫华为Rphone,型号也从iphone14gs改为Rphone 14gs。“

 

“好了,stop,别植入广告了,给我来一个能用就行。”


我拿起这个Rphone,直接被后面的字体吸引。由于长时间没有用手机了,所以我还是按着原有的习惯到处摩挲找锁屏和开机键。而事实上,这个手机是无需开关机的。只要是手一触摸到外壳,他就慢慢亮了一点,点击任何一处,都是屏幕。像是一个坚硬的通体透明的显示屏。在角落里有行小小的字和logo,还是熟悉的被咬了两口的二手苹果和一行很小的字,RPhoneby HUAWEI。

 

我好奇地找了下Rphone的相机,“哟,leica镜头,还summilux的。”整个玻璃,就是镜头,也是取景框,如果要拍一张照片,就举起来把整个玻璃当成范围就可以了。倒是好玩,也锐利,我调成了全黑白的玻璃模式,不久我就坠入了影像的汪洋。

 

我对着客服的女孩拍了好几张,她很得体的配合我,然后说,你用weixin发给我吧。

Weixin,好熟悉的字眼儿。

“玻利维亚也用weixin?”

“是,两年前,weixin收购了全球几乎所有的网络即时通讯,不过倒是真的挺好用,我最喜欢的功能就是勾搭,你肯定懂。”

她说的是中文gouda.说着就用她手里的那片玻璃的反光,轻轻晃了我的手机一下,随后手机上亮起来一道光,问我是否接受“闪”。很快,我拍的女孩就在她自己的手机上出现了。

 

 

Weixin.

 

走出店里,我看着appstore,楞了一下,下载了个weixin。登陆很顺利,密码记得很清楚,验证也方便。点开微信,这时候微信的图标上显示了有12,522条信息。忽略了那些各种群的未读信息,点了一条最多的,Rphone投出了一些跳跃的全息影像。我坐在墙角慢慢看完,

 

然后我又下载了个航旅,定了一张去台北的机票。

 

 

 

 

三个小时前,我坐在地上往绿色箱子里收拾行李,主要是一些证件类的,和一些可以应急备用的各种卡,和那几个全都露铜的相机,几年间,他们相继罢工,只有m2和rollei35一直还好的。胶卷也是最近ben给我送来的一些5222,还有一种新的模拟trix-e的新型胶卷,是一种体积不变但是厚度薄很多的,可以拍140张的,这种胶卷拍完后,放在一个配套的有点像微波炉的一个贝塔射线设备中,“烘烤”一个小时就可以。我每次都是出去遛bella的时候才打开。回来后trix就熟了,便捷的不得了,而且货真价实,不是ccdcoms那种没有厚度的像素。

 

我把剩下的20卷trix-e放在箱子里,嘴里念叨着,护照、大通卡、眼镜、花镜、钥匙、胶卷、内裤、袜子、一套猛犸象、帽子齐了。

走。

 

我提着皮箱走到玻璃门伸手推门,玻璃是热的,已近中午时分。

 

推开门,我下意识环顾,四野无人。我朝着皮卡走去,把行李仍在副驾驶,随着一阵轰鸣,车向着东南开去。 

 

开了几十米,我停下车,朝着山坡的两匹马走去,她俩的头贴在一起,看我过来,还是接着蹭着,我摸摸summi的头,说,腻歪不腻味,你俩天天腻古在一起还嫌不够近啊?又扑打了几下xeno的耳朵,嘛呢,装看不见我呀xeno!帮我好好看家,我过一段时间就回来,macelo和ben来的时候你记得叫他们给你好吃的。 我说完,xeno前蹄跺着脚,仰天长啸。我解开绳子,吹了一声口哨,这俩小家伙向草原奔去。

 

她俩历来都是这样,玩够了就自己回来了。

 

 

 

 

当我回到车上,开上荒原,一路风景向后,记忆也一同扑打在风挡玻璃上。

夜幕低垂,路边有一些羊群,还有我喜欢的大白鹅扑闪着翅膀与夜色黑白分明。

 

距离San pedro应该还有190公里,然后就进入了阿根廷境内了,想着我狠踩油门。

风大了起来,天边明亮了,越来越亮,晃的睁不开眼睛,是一辆车迎面开来。路很窄也并不平坦,错车我放慢了速度,余光中看到了一抹绿色也歪着头看着我。

 

时间流水一般突然放慢,车轮的动作都像是一度一度的转动,擦肩而过的两辆车,没走出几米,同时戛然而止。

 

 

 

Panxi潘溪 2016.04  西藏 山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
热度(100)
  1. 岛格rabite0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rabite0FR masters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FR masters 转载了此图片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rabite0 | Powered by LOFTER